• 景点
  • 酒店
  • 旅行社
  • 美食
  • 旅游大数据

首页 > 资讯

深圳小伙助船队问鼎

时间:2018-05-08 来源:深圳特区报

“这应该是这次赛事开赛以来的最虐赛段了,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‘不堪回首’,但跨过去之后我又觉得‘回味无穷’。”历经坎坷的沃尔沃环球帆船赛第七赛段不久前落下帷幕,凭借这一双倍积分赛段的完美发挥,代表中国出战的东风队成功登上了总积分榜首位。这也是本赛季开赛以来,东风队首次问鼎积分榜。作为东风队队员之一的,深圳船员陈锦浩赛后回深稍作休整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说道。

  16天瘦10公斤

  这第七赛段是从奥克兰前往巴西伊塔加,全程7600海里。虽然已经有过沃尔沃帆船赛征战经历,但陈锦浩总结起这一赛段,用了“最冷、最颠簸、最恐怖”三个形容词。随着船队向南靠近冰山禁区线,向来怕热不怕冷的陈锦浩第一次把所有防寒衣物都给套上了。包括4件衣服、3条裤子、3层袜子、防寒手套、头盔、面罩。每次上甲板前全副武装,但不到1小时,四肢就会被冻得失去知觉。“就像在零下两三度的环境里,把手脚泡在冰桶里4个小时,冰到麻,麻到发晕想吐!”

  而除了寒冷外,更恶劣的是海况。在近17天的航行里,平均风力在20节以上,最高风力达到40至50节,浪高一度达到8至9米。“你可以想象,船舱就像洗衣机一样,还是变频的那种,上下左右晃。海浪声特别大,感觉下一秒船就会被震碎。”“在陆地上吃饭穿衣服可能只要几分钟,但在船上我们要花几倍的时间。吃饭的时候要瞅准时机,感觉船速缓一点了赶紧吃几口,要加速了,就停下来。而且无论做什么都得抓稳,否则就准备做‘抛物线’吧。有一次我在船舱里清理积水,船速非常快,一个浪过来我被甩出去好几米,刚好撞上肋骨,疼得我直冒冷汗。”说这些的时候,陈锦浩面带笑容,似乎十分轻松,但是要知道,在经历了这个赛段后,陈锦浩足足瘦了10公斤。

  硬汉甲板上痛哭

  虽然只有26岁,但陈锦浩总给人一种少年老成的感觉。又经历了众多海上“摧残”,搭配着一身黝黑粗糙的皮肤,更有种沧桑硬汉感。然而就是这样一个1米83的硬汉,在第七赛段过程中却在甲板上哭得像个婴儿。“我哭不是因为太苦了,而是因为我的家人。”陈锦浩解释道。

  第七赛段在经过“合恩角”前,因为受到新鸿基队船员落水及连日来艰难航行的多重影响,船上的氛围一度低至冰点。陈锦浩说:“我们身心俱疲,更严重的是对下一秒不可知困难的恐惧。当我和我的队员们有那么一瞬间空隙可以并肩而坐稍作休息时,我们也已经累得一句话都不想说。虽然我们想鼓励对方,但是自己早就没了力气。”为了鼓励船员们,东风队向他们发送了家人的祝福视频。看着家人的视频,尤其是画面中自己的奶奶,陈锦浩再也绷不住了,坐在甲板上失声痛哭。“我是爷爷奶奶带大的,他们对于我太重要,但是爷爷在我出发奥克兰之前过世了。所以看到视频的那一刻我就想,他一定在天堂看着我,他从来没有跟我分开过。我想起他为我加油,抓着我手的样子,我哭了,但不是苦不是累,更不是软弱,而是我确定了要赢给他看的激动。”

  挑战单人远航赛誓做“第一人”

  苦过哭过后,说起第七赛段最让自己高兴的事,陈锦浩提到两点,一是完成了自己3年前未完成的事——成功穿越“合恩角”。在上一届比赛中,陈锦浩因伤不得不退出南大洋赛段,时隔3年,他终于可以与东风队一同挑战这一“魔鬼赛段”,同时成为为数不多的穿越“合恩角”的中国船员。二是在这一个赛段中认识到真正的远航。陈锦浩说:“各种恶劣条件,让我对远航有了重新认识。尤其是我学到了如何在狂风巨浪中更加安全地驾驶帆船,远航技术有了进一步提升,这些收获是在陆地无论如何都学不到的。”

  也许正是有了这个赛段的历练,陈锦浩更确定了下一步挑战自我的决心。“今年8月份,我要挑战费加罗单人远航帆船赛。没有中国人参加过这项赛事,我希望能够做中国‘第一人’,我也坚信我有这样的实力。”陈锦浩说:“单人远航运动是从法国开始兴起的,在欧洲发展较好。但毕竟是一个人控制帆船进行远航,所要面临的困难、技术难度之高可想而知。在帆船运动发展较晚的亚洲,单人远航运动更是认识者少之又少。我也希望通过我自己的参赛,去历练、去经历,提升自我的同时让更多人认识这项运动,我也可以通过自己的故事,去分享我的经验,让更多热爱航海运动的年轻人去感受。”

  陈锦浩原定在沃尔沃帆船赛第八赛段休息,并全程在法国进行针对单人远航赛的训练。但因为东风号有船员受伤无法参赛,陈锦浩不得不继续征战第八赛段,并在这之后迅速前往法国进行针对性训练。